欢小卿

cp:本命忘羡(不拆不逆) 其他裂魂等等
歌手:本命小魂 男神慕寒
微博ID:爱古风的欢小卿

【仙君依然没有抓获老祖】(上)


*清俊仙君叽×妖娆老祖羡
*ooc预警 文笔渣渣 梗估计也是旧梗
*新人初试忘羡文 大佬多多包涵

正文:

阴气森森的林子里笼罩着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氛。一个中年男子慌慌张张跑进林子,身上的名贵绸缎不知被何物撕扯至破烂,边跑边回头张望,满脸惊恐,仿佛被什么可怕的东西追赶。

跑得太急没留神脚下,冷不防被一物绊倒,摔了个狗啃屎,男子浑身颤抖站起来,回过头来,借着惨白的月光,定睛望去,渐渐看清了自己脚下的东西:

一具干枯腐败的尸身,不知从何处出现在了这里。

远处仿佛有笛声响起,伴随着诡异的调子,不紧不慢吹着。与此同时,那具干尸缓缓抬起手臂,指向前方惊恐瞪大了眼的男子。

“啊!!!啊啊啊!别过来啊!……”

男子已经吓得肝胆欲裂,双腿软得早就没了逃跑的气力,几乎直接瘫坐在了地上,浑身战栗。

干尸随着节奏一顿一顿动着,一寸一寸挨近频临崩溃的男子。

“……老祖……夷陵老祖……饶命啊……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笛声未歇,如泣如诉,由远及近幽幽传来。

月下一道黑影踏着断枝落叶,踩过斑驳碎影,慢条斯理地缓步而来。

来人身岸颀长,一袭暗纹黑衣,乌发只用根红色发带随意绑了上半部分,余下的松散垂落在瘦削肩头。一只手执着柄黑木笛子,另一只手抚着那端鲜红的穗子,有一下没一下把玩着。

待他停下来时,恰好月光透过树枝间隙洒在脸上,映出一张俊美苍白的面容,唇角勾起一抹诡异阴森的笑,教人不寒而栗。

正是夷陵老祖,魏无羡。

那人已经吓得快要晕死过去,忽然见天边一道白光乍现,竟是有仙人从天而降,他欣喜若狂,以为自己终于能获救。

谁料到哪仙人并没有采取行动,只是袖手旁观。

腐烂的恶臭近在身旁时,他才反应过来干尸已经趴在了自己背上,森然白骨手指贴在了他的颈后,只等夷陵老祖一声令下,就会刺穿血脉,自己将血尽而亡。

忽然,他无力倒了下去,一动不动。

仙人终于赶来,隔着一段距离沉声喊道,“魏婴!”

魏无羡早已注意到了蓝忘机,却偏偏装作才看到,抬首冲他展颜一笑,“呦!含光君。”

“你杀人了?”蓝忘机呼吸急促,与向来沉稳的样子有些不同。

“没有~他只是被吓晕了,你可别冤枉我啊~”魏无羡收起黑笛,满脸无辜,语气隐有撒娇的味道。

蓝忘机难得愣了愣,仔细一看才知道自己误会了,那个人没死,只是被活活吓晕过去。

仍是蹙起眉头,紧盯着魏无羡,语气缓和下来,“为何这样吓一个普通凡人。”

魏无羡不要脸的凑近他,扭着妖娆的身段,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,动作驾轻就熟,毫不遮掩,嘴里嘟囔着,“他本就不是什么好人,仗着官威作恶多端,我不过是激怒了被他害死之人的怨气,小小惩戒罢了,岂料他这般不经吓,可不是做贼心虚吗?”

蓝忘机没有推开他,反而顺其自然地把手搭在他纤细的腰上,蓝忘机轻叹一声,“凡人自有命数,你若总是插手,恐会遭到反噬。”

“忘机,有你在,我才不怕,嘻嘻~”老祖不害臊地在他怀里扭了一阵。

蓝忘机没有再说什么,虽然面无表情,手下却扣紧了他腰,不轻不重掐了一把腰上软肉。

“啊~”魏无羡忍不住喘息,身子仿佛软成一滩水,牢牢被抱在蓝忘机怀里,“蓝二哥哥都学坏啦,一点也不雅正,从前的正人君子去哪了呀?”

这声蓝二哥哥的撒娇味道极为明显,蓝忘机在克制的边缘勉强稳住,狠狠道,“早就不要了!”

语毕毫不客气地将怀中的人放倒,狠亲上去……


(拉灯后的一番不可描述之老祖又不要自己的腰了)
至于车?不存在的233(•͈˽•͈)

【未完待续】

评论(2)

热度(48)

  1. 淡🍁语-苗欢小卿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