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小卿

cp:本命忘羡(不拆不逆) 其他裂魂等等
歌手:本命小魂 男神慕寒
微博ID:爱古风的欢小卿

【日常小段子】08






蓝忘机又被他叔父叫去训话,自从魏无羡来到云深不知处,蓝启仁隔三差五就要把蓝湛叫过去,魏无羡虽不知说了什么,心里也清楚不是什么好话。




身边没有蓝忘机着实无聊,小辈们也在听学,魏无羡是个静不下来的性子,于是跑去找兔子玩,顺便看看他的小苹果。




小兔子熟悉了魏无羡身上的味道,知道没有恶意,渐渐的都不怕他了,一大群围在他脚边,有一只胆子大的甚至顺着裤腿往上爬,爬到膝盖上时突然被凌空拎起来,吓得胡乱扑腾着小短腿儿。




“小东西,哈哈哈哈……”魏无羡恶作剧一般捉弄片刻,随后伸出另一只手将兔子托在手心,指尖在它雪白的背上滑过,好好安抚了一阵,才蹲下身,小心翼翼将它放下。




小苹果发觉自己被忽视了,不满的叫了起来,魏无羡抬头嘿嘿一笑,跨过脚下一群雪白,走到小苹果面前,拍了拍它坚硬的驴头,“老兄,想不想我?”




小苹果哼了一声,将头扭了过去,仿佛不想理他,魏无羡笑嘻嘻从袖口掏出一颗又大又红的苹果来,诱人的香气飘进它的鼻孔,小苹果立时两眼放光,兴奋得叫起来,不停撕扯着魏无羡的衣角。




魏无羡大方的将苹果塞进了驴嘴里,小苹果嘎吱嘎吱嚼得香脆,任由魏无羡抚摸它的脑袋。




魏无羡玩了快一天,眼见着日渐西沉,估摸着自家那位也要回来了,拍拍草屑准备起身。




这时,他敏锐察觉到了空气中一丝若有若无的熟悉香气,嘴角微微上扬,脚下一个趔趄就要摔倒,身后之人果然不再隐藏脚步声,迅速冲过来一把接住,稳稳将他抱起。




“蓝湛~”魏无羡慵懒地伸出双臂,圈住了对方的脖颈,理所当然的被抱着,假装出一幅弱不禁风的模样。




蓝忘机任由着他胡闹,慢慢走回静室,问道,“可是等久了?饿不饿?”




魏无羡没有直接回答,反倒调戏起来,“蓝湛,你叔父是不是又训你了?要是委屈就和哥哥我说,让哥哥好好疼疼你~”嘴上骚话连篇,手也不安分,在对方白玉无瑕的面庞上肆意抚摸着,仿佛真的要好好疼爱一番。




蓝忘机难得忍了他一路,到了静室才将人放下。


“好蓝湛~我饿了,我想吃你做的菜,给我做嘛,好不好~”魏无羡只顾着撒娇,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软着嗓子,搂着蓝忘机的样子有多诱人。




蓝忘机隐忍得额上青筋都跳动起来,只好扭头不看他,边走向厨房边到,“我这就去做饭,你别乱跑。”




“哦……”




安静的晚饭似乎是暴风雨来的前兆。


 


深夜,静室传出阵阵凄惨哭叫声。




蓝忘机压着身下满脸泪水的人儿,皱眉问道,“究竟谁是哥哥?”




魏无羡大口喘着气,哭叫出声,“二哥哥,好哥哥,你是哥哥,啊……啊……好哥哥,你轻点儿……啊~”剩下讨饶的话都被顶得支离破碎,只余下一连串难耐的呻吟。


 


事后,清理干净后的魏无羡浑身无力躺在他怀里,这回是真的弱不禁风了。




“二哥哥,你今夜怎么这么凶啊?”他含泪控诉。




蓝忘机叹声,帮他揉按着酸疼的腰部,温柔道,“抱歉,一天没见到你,晚上就……没忍住。”


对方脸上真情实感的歉疚让魏无羡无法再抱怨,只好委委屈屈的嘟囔,“蓝老头今天和你说了什么啊?留你这么久?”




蓝忘机垂眸,“无甚,没你重要。”




“……”魏无羡呼吸一滞,好一会儿才缓过来,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,夸张道,“蓝湛,你如今说情话的功夫真是不得了了,把我说的身子都软了。”




“啧啧,蓝湛,你再说一遍好不好,我想听~”魏无羡眼睛亮亮的,包含期待。




蓝忘机受不住央求,无可奈何叹气,只好重复道:


 


“别人的事,别人的话,都没有你重要,魏婴。”




http://前一篇_12bb31764

【日常小段子】07


 

蓝忘机在云深不知处处理事务,魏无羡带着小辈们出来夜猎,没有板正的含光君在,大家气氛都活络起来,魏无羡和他们更是打成一片。

 

可是谁也没想到,酒量向来傲人的魏某人居然喝醉了……

 

魏无羡自恃酒量极好,这一次跟一群小辈们比酒量,夸下海口以一挑十,结果在灌下第八坛天子笑时,眼神开始飘忽不定,脚步也虚浮起来。

 

只见他将手中酒碗一摔,小孩子般的赌气道,“蓝湛呢,蓝湛去哪了,二~哥~哥~我要我家二哥哥……”

 

景仪思追和一群小辈们面面相觑,一时手足无措,还有好几个人也是喝得烂醉如泥,这种场面恐怕不是他二人能控制的了。

 

于是思追当即决定赶回去找含光君,留景仪看着以防出事。

 

御剑飞行本就极快,何况里云深也不远,含光君来得很快。

 

魏无羡正在扯着蓝景仪的衣袖不撒手,嘴里不满的嘟囔,“蓝二哥哥~你今天对我一点都不好,抱抱我嘛~嗯~”

 

景仪吓得动也不敢动,瑟瑟发抖地不住劝着,“魏……魏前辈你认错人了,我是景仪啊,不……不是含光君……”

 

蓝忘机赶来时看到的正是这十分精彩的一幕,一张白净俊美的脸立即黑成锅底。

 

蓝景仪刚看到含光君时如释重负,又在看清他脸色时,吓得抖如筛糠。

 

只见含光君上前一步,一手揽住魏前辈的腰部,另一手挽住了他的膝弯,轻轻用力就把整个人抱在了怀里。

 

边走向门口边吩咐,“清醒的人背着喝醉的,都随我回去,至于惩罚,等明日他们酒醒再议。”

 

虽然面无表情,语气平淡,小辈们却知道大事不妙,含光君怕是生气了。

 

喝醉酒的魏无羡与平时区别不大,除了意识不太清醒,就是话更多了,感觉到有人抱着他,更加恃宠而骄,开始没完没了的撒娇闹腾,蓝忘机一边抱着他一边稳稳御剑,忍了他一路的喋喋不休,额上隐隐能看见青筋凸起。

 

回到了静室,蓝忘机将人轻手轻脚放在床上,出去打了盆水。

 

回来时发现床上的人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,于是替他宽衣,醉后的魏无羡两颊绯红,仿佛抹了胭脂,竟有格外娇俏动人,蓝忘机呼吸有些不稳,将外衣迅速除去后开始解里衣。

 

谁知刚碰到领口,魏无羡就睁开了眼睛,看着他就开始笑,也不知是醒着还是醉着。

 

蓝忘机叹了一声,问道,“魏婴?你醒了?可有哪里难受?”

 

“蓝湛~”魏无羡继续用着撒娇搬的语气,“蓝湛~我好热~”边喊热边扯自己的衣领,露出一对精致的锁骨和一侧圆滑的肩头。

 

最是禁欲端方的含光君,见此香艳场景,也不由的呼吸一滞。

 

“别闹,过来擦擦身子。”

 

“不要~我好困~蓝湛~我要睡觉嘛……”魏无羡一边哼哼唧唧,一边将衣服扯得愈加凌乱,露出的大片肌肤还残留着昨夜欢好的痕迹,简直不堪入目。

 

蓝湛狠狠吸了一口气,“魏婴!”

 

“我在呢~”魏无羡睁开眼睛时,眼中已经清明,明显是真酒醒了。看着蓝湛难看的脸色,嘿嘿笑着,起身搂住他的宽肩,腻歪道,“蓝湛,我刚醒呢。”

 

蓝忘机没有接话,只是拿起布巾给他擦拭,表情也是冷冷的。

 

魏无羡有点慌神,他二哥哥这副表情明显是生气了,怎么办,赶紧哄哄。

 

于是在魏无羡的一番软硬兼施撒娇打泼下,蓝忘机终于开了口,“下次不许喝这么多酒。”

 

“是是是,我保证!我再也不喝醉了!”

 

蓝忘机将布巾放回去,给他穿好衣服盖上被子。

 

“蓝湛,小朋友们也不是故意的,别罚太狠了。”

 

蓝忘机沉吟片刻,“其他可免,十遍家规不可不抄。”

 

“十遍太多啦,三遍吧,蓝~二~哥~哥~你最好啦~”

 

灯灭了,黑暗中隐约听得一声轻叹,“嗯。”

 

魏无羡大喜,在被子里将对方紧紧抱住,蓝忘机轻拍他的背,沉声,“睡吧。”

 

 

http://前一篇_12b9db872

【日常小段子】06


 

魏无羡最近有些嗜睡,蓝忘机也觉得不太正常。

 

从前就算赖床,蓝忘机只要轻轻吻他几下,他再迷迷糊糊亲回去,片刻后就会起床。而现在,无论蓝忘机怎么叫,魏无羡就像黏在了床板上一样,眼睛都睁不开,勉强哼唧两声,又睡着了。

 

蓝忘机无奈,只好由着他继续睡,心里却隐隐为魏无羡身体担心。

 

直到下午魏无羡才清醒过来,吃饱喝足后歪倒在自家爱人的怀里,玩着对方抹额垂下的尾端,嘴里有一搭没一搭自说自话。

 

“蓝湛,你说,我最近这么爱睡觉,会不会是……有啦?”魏无羡骚话连篇,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,“你摸摸我的肚子,是不是鼓起来了……”

 

蓝忘机放下手中的书卷,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,“胡说。”

 

魏无羡往他怀里钻了钻,不满地嘟嘴道,“我怎么胡说了?你总是这样没日没夜的弄我,把我肚子弄大了还不承认!哼!”

 

蓝忘机叹了一口气,没再争论什么,只是将手覆在怀中人的头上,轻抚着叹道:“明日若还这样,就请医师来看看。好吗?”

 

“嗯……”

 

怀中人蜷缩着昏昏欲睡,像只慵懒的猫儿,在主人轻柔地抚摸下逐渐温顺。

 

第二天,请来的医师刚走,静室里就传出一阵欢快的大笑。

 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蓝……蓝湛……你的儿子没了,你就不能失望一下吗,装模作样也好啊……哈哈哈……我不行了……”魏无羡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

蓝忘机一边扶着他的以防他笑得跌下去,一边板着脸数落,“下次不许吃太撑了。”

 

魏无羡瞧着他严肃的样子,越看越爱不释手,笑得也更加放肆。

 

夜深无人之时,魏无羡撑起半边软绵绵的身子,任由蓝忘机替他擦拭,嘴巴也不闲着,喋喋不休道,“蓝湛,你真的不失望吗?……你,不想要个孩子?”

 

蓝忘机没有回答,只是说,“明日还要早起,快睡吧。”

 

魏无羡也是累极,在蓝忘机富有磁性的低音轻哄下,很快入梦。

 

蓝忘机垂眸瞧着他安静的睡颜,忍不住俯身,在他额间落下一吻,轻柔极致,又万般流连。

 

柔声开口,“有你在,就够了。”

 

窗外月色正好,光影透过,映出一室缱绻。


「完」


http://前一篇_12b89500a

 

 

 

支持正版,从我做起!


(一个普通置顶,看文请移步合集)

【日常小段子】05



 



夜猎至一座小城,到饭点时大家都饿了,尤其是景仪。


 


于是在魏无羡领着小辈们进了家小饭馆,小二也热情好客,大家七嘴八舌点了一大桌菜。


 


蓝忘机默默去付钱,回来就看到魏无羡正眉飞色舞地说着话。


 


“……遇上这种难缠的邪祟啊,你们小朋友就不要逞能了,直接叫你们含光君过来,避尘一出鞘,刷刷刷!几下就搞定了!”


 


“那是!我们含光君最厉害了!”景仪忍不住插了一嘴。


 


魏无羡嘿嘿笑着,活像吃了一口甜蜜糖,嘴角都快要咧到了耳朵根却还不自知。


 


思追在一旁小声开口,“魏前辈也很厉害的。”


 


“哈哈,你们含光君不在的时候,喊我也是没问题的。”


 


“哎,魏前辈,那你和含光君哪个厉害呀!你们打过架吗?”一位不明真相的外姓门生突然问道。


 


思追红着脸咳了声,可惜那外姓门生没听懂。


 


气氛一度尴尬起来。


 


魏无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真想知道啊,那我就说啦!平时当然是你们含光君厉害,可是啊,某些方面,他可比不过本老祖……”


 


“什么方面啊!”“什么方面?”小辈们都压不住八卦的心,趁着含光君不在,非要问个明白。


 


魏无羡使了个坏心思,故意不答,只故弄玄虚摇着头,只说小朋友不要问太多,就端着酒碗往嘴里灌。


 


小辈们中有人红着脸不再问了,大伙又谈起了其他有趣的话题。


 


蓝忘机默默走了过来,领魏无羡去吃给他单点的辣菜,二人上了楼上的包厢后,小朋友们继续活跃发言。


 


待他心满意足的吃饱喝足后,准备就着手去抹嘴时,蓝忘机将手帕递了过去。


 


于是魏无羡将脸送了过去,后者手一顿后继续前伸,手法极致温柔地帮他把嘴巴擦干净。




“蓝湛,你真好。”他真诚地说道,却发现对方恍若未闻。




“蓝湛?我夸你呢!给点反应呀……”




蓝忘机收起帕子后抬头,面无表情道,“你方才……和他们说了什么。”




“啊?没什么……就是夸你厉害,嘿嘿。”




“你说,某些方面,没你厉害?”




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你都听见啦?咳咳咳……”魏无羡被茶水呛到,一直不停咳嗽,咳到后面已经分不清是真咳还是假咳了。




蓝忘机不为所动。




魏无羡爱惜的摸了摸自己的腰部,腆着脸,干巴巴的求道,“蓝二哥哥……那个……晚上轻点……好不好啊……”




蓝忘机眸色一沉,薄唇轻启,吐出两个令人心碎的字:“不好。”




一阵哀嚎声绵延不绝。




听说,蓝家小辈们第二天没能看见魏前辈……





http://前一篇_12b7ac290

【日常小段子】04



 


魏无羡今晚有些反常,沐浴之后,没有抱着自家“白菜”滚到床上闹腾,而是一声不吭的跑了出去,连一句话都没顾上说。


 


蓝湛刚准备进来收拾,就看到一个黑影冲出了门,他静静站在屏风旁,朝那头“小黑猪”跑出去的方向注视,神色有片刻愣怔。




一阵冷风从门外灌进来,空无一人的房间瞬间清冷,将冷面含光君显得更加落寞。


 


“醋溜白菜”酸酸地走出屋子去寻,寻了一圈最后在屋顶找到了他的“调皮小猪”。


 


蓝湛看着披了件单薄外衣就在屋顶吹冷风的人,微微蹙起眉头,轻声唤道,“魏婴,下来。”


 


魏无羡正仰着着脑袋看星星,闻声咧开了嘴,朝着下面挥舞双臂,兴奋大喊,“蓝湛!你快看!今晚星星好亮啊!”


 


蓝湛叹了一声,还是没忍心浇灭他的兴致,只好道,“我去拿件披风,外面凉。”


 


魏无羡于是继续悠然自得看星星。


 


等到蓝湛跃上屋顶,把披风放在他身旁就准备离开时,魏无羡终于察觉到了不对,委屈出声:“蓝湛?今晚星星特别好看呢。你不陪我一起看星星吗?”


 


听到“特别好看”四个字时,蓝湛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,脸色依旧毫无波动,魏无羡却感到了一阵莫名寒意……


 


魏无羡虽然有时候反应有些迟钝,却不至于猜不出对方的心思,他本就是个聪明机灵的,脑子一转就想明白了蓝湛是什么意思,以自己经验,他这副模样,十有八九,是醋了。


 


回想起自己刚刚冷落他的样子,魏无羡顿时心生愧疚,却又对他这个明明不高兴,还死不开口一定要他来哄的样子爱不释手。


 


于是起身就是一个熊抱,紧紧搂住对方紧实有力的腰部,将头埋在他后颈窝,对着他的耳后缓缓吹气,软着嗓子道,“好蓝湛你怎么啦?是不是生气了呀……好哥哥,我知道错了嘛,二哥哥陪我看星星嘛,嗯?”


 


蓝湛再也无法招架,只好回过身来,俯身拾起衣物给对方披上,眼眸微微下垂,“下次不许这样胡闹。”


 


魏无羡嘿嘿笑着,明知他在身边自己无法集中注意力,还是佯装津津有味的看星星。


 


蓝湛终于忍无可忍,在一旁冷冷开口:“很好看吗?”


 


“好看啊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”蓝湛平静的脸色快要绷不住了。


 


“可惜……”魏无羡带着满面笑意回过头来,一双眼盛满熠熠星辰,轻轻启唇,“没有我家二哥哥好看。”


 

http://前一篇_12aceba69


【日常小段子】03

 

在清晨第一缕阳光洒下前,蓝忘机已经起床收拾妥当了,床上的人睡得正香,不安分的将被子踢到一边。

 

他走过去轻轻掖好被角,顺带撩开他额间碎发,又看了他片刻,才悄无声息走出门。

 

蓝家小辈们已经齐齐候在了外面,却见出来的是含光君,都有些诧异,蓝思追上前一步,行礼道,“含光君,魏前辈他……”

 

“他有些不舒服,思追,今日就让你来带他们去夜猎吧。”

 

“是。”

 

一众小辈有些失望,只好默默退下。

等到艳阳高照的正午,魏无羡终于醒了过来,一看窗外,大叫不好,连忙要爬起来,“蓝湛,你今天早上怎么不叫我起来啊,小朋友要怪我失约了!”

 

蓝忘机却按住了他,“你身体不舒服,我让思追带他们。”

 

魏无羡刚想反驳自己没有不舒服,忽然感到一阵腰酸,忍不住“嘶”了一声,才反应过来昨晚和他做得过火了,现在这个样子怕是连路都走不了,遑论还要带小辈们夜猎。


蓝忘机默默把手搭在他的腰上,轻轻按摩着。

 

魏无羡好好享受了一会,眯着眼笑到,“可以啊含光君,你如今是越来越了解自己的实力了,既然知道你昨晚还那样折腾我?”

分明是他自己作死撩出来的,却硬要怪到对方头上,蓝忘机并未反驳,却加大手上劲道。

 

魏无羡受不住哎呦直叫,只好软着嗓子喊:“好哥哥,你轻点啊,我疼呢,蓝二哥哥,二哥哥,对我好点嘛!”


蓝忘机听得耳垂发红,狠狠附身堵上他喋喋不休的嘴,手下力道却渐缓。魏无羡两臂无力搭在他肩上,尽情拥吻。


阳光下的万物都岁月静好。



http://前一篇_12abd4760

【日常小段子】01

 


 

魏无羡:蓝湛,今日,是师姐生忌,我想去看看她……

 


 

蓝忘机:好。

 


 

(从兰陵金氏祠堂回家的路上)

 

魏无羡:师姐生前最拿手的莲藕排骨汤,我很久没有喝到了……师姐生前总是隔老远喊"阿羡",我也很久没有听到了……师姐生前……

 


 

蓝忘机:魏婴……

 


 

魏无羡:其实师姐小时候力气特别小,都接不住掉下树的我,可还是用尽全力把我抱回家。

 


 

蓝忘机:汤,我会做。名,我能唤。你若掉下来,我接得住,你若不愿走,我也能抱你……嗯……

 


 

魏无羡二话不说就跳上了蓝湛的身,蓝湛果然依言稳稳抱住了他,魏无羡把头埋在他肩窝,强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,开口已经哽咽:“蓝湛……”

 


 

“嗯……”

 


 

“蓝湛。”

 


 

“在。”

 


 

“蓝湛!”

 


 

“我在。”

 


 

魏无羡破涕为笑,吻上了他的嘴唇……

【仙君依然没有抓获老祖】(下)


*清俊仙君叽×妖娆老祖羡
*ooc预警 文笔渣渣 梗估计也是旧梗

http://上一篇_eee046b9


正文:
天宫位于九重天之上,云雾缭绕,福泽绵延。

而此刻大殿中骚动不安,各位仙家交头接耳,一片嘈杂。

“究竟是什么人有这等能耐?令我等仙家接连栽在他手上?”

“听说那夷陵老祖可驱恶鬼千万!整日里为祸人间害人不浅呐!派去的仙君都没能将其降服……这,这还有谁能抓住这魔头啊!”

“可不是吗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诸位安静!”天君开口了。

台下立刻鸦雀无声,恭恭敬敬聆听天君发话。

“含光君?”

“臣在。”蓝忘机微微颔首应道。

这位被称为含光君的仙君风姿卓然气度不凡,额上系着一指宽的云纹抹额,在一众仙家中出类拔萃,清俊的面容上却是一派肃然。

“此次本君命你去下界!务必将那魔头捉回天庭!”

“……是。”一向沉稳靠谱的含光君犹豫了片刻才应声,告退后转身离去。

蓝忘机退下后不久,天君就散了会。

众仙家退出大殿后开始议论纷纷:

“为何天君这次让含光君去?能捉回那魔头吗?”一个刚从仙山提拔上来的小仙君不明所以,还有些担忧。

“当然是因为含光君法力高强!又刚正不阿,九重天上除了天君就数他威望最高!天君自然是最信任他了!”

众人皆附议,不提。

另一边蓝忘机已经带着一群天君分配的兵将到了下界。

所谓下界,也就是人间,对比天界,故称为下界。

“好你个含光君!提了裤子就不认人了是吗?”魏无羡听说他要来抓自己,心里又酸又疼,却并没有逃走,只是质问他,“难道从前你与我都是逢场作戏,只为将我这个祸害人间的大魔头捉拿归案,以震你含光君铁面无私的威名是吗?蓝忘机!我看错你了!”

蓝忘机看着双目赤红的魏无羡,一言不发,倒像是默认了他的话。

魏无羡连连冷笑,往日缠绵的画面破碎在眼前,痛彻心扉。他闭眼摇头,“蓝忘机,是你负我!”

右手垂至腰间,抚上陈情,决定要与这个负心人决一死战。

蓝忘机也将指尖搭上琴弦,仿佛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。

可没有想到,在二人大战一触即发之时,蓝忘机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来,与魏无羡一起面向了天兵天将。

含光君是何等仙君?景行含光,照世如珠,竟然选择与夷陵老祖为伍。

莫说对面数万天兵什么表情,就连魏无羡自己也惊呆了,说话都说不太利索,“忘,忘机?原来,你没有负我……”

千言万语,无从解释,只有用行动来表达自己,蓝忘机只简单道,“站后面,有我在。”

“嗯!”魏无羡嘴上虽然笑着应下,身体却没有后退,反而与蓝忘机挨得更近了,也不忘在他耳边撩拨,“蓝二哥哥,你真好。”

魏无羡无比清晰地看到,他略微弯了唇角。蓝忘机,笑了。

魏无羡索性更大胆了,一把揽过蓝忘机的宽肩,遥遥看着对面云头上一群瞠目结舌的兵将,笑眯眯喊道,“喂!你们含光君已经跟我了,你们还要下来跟我们玩吗?”

对方只有二个人,一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,一位是法力高强的仙君,纵然数万天兵天将也未必能赢。

诸位兵将面面相觑,最终达成一致,灰溜溜返回了九重天。

“哈哈哈哈哈!真是胆小如鼠。”魏无羡笑得愈发放肆,直到蓝忘机淡淡回眸,才止住了笑声。

“含光君,你真的想好了要跟我走吗?”眼前的人与事都太美好,美好到不真实,所以想要再确认一遍,“你是高高在上的仙君,我是恶名昭彰的魔头。这一走,可就回不了头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啊?”魏无羡一愣。

“想好了。”蓝忘机盯着他的脸,将这三个字咬得无比清晰。

魏无羡哪里还能忍得住,一下子捧住他那张清俊的脸,踮起脚尖,结结实实亲了一口,尝到了味道就准备放开,谁知唇一沾上就分不开了,蓝忘机低下头,一手按住他的后脑,一手搂着他的细腰,将这个吻渐渐加深。

从此,二人相携游历四海,天上再无含光仙君,下界也再无夷陵老祖。

仙君依旧没有抓获老祖,却被老祖抓走了心。
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