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三次元格格不入

emmm
喜欢看小说
偏好写古风文
比较喜欢听古风歌曲
啦啦啦~

【仙君依然没有抓获老祖】(下)


*清俊仙君叽×妖娆老祖羡
*ooc预警 文笔渣渣 梗估计也是旧梗
*上篇见主页前一篇文

正文:
天宫位于九重天之上,云雾缭绕,福泽绵延。

而此刻大殿中骚动不安,各位仙家交头接耳,一片嘈杂。

“究竟是什么人有这等能耐?令我等仙家接连栽在他手上?”

“听说那夷陵老祖可驱恶鬼千万!整日里为祸人间害人不浅呐!派去的仙君都没能将其降服……这,这还有谁能抓住这魔头啊!”

“可不是吗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诸位安静!”天君开口了。

台下立刻鸦雀无声,恭恭敬敬聆听天君发话。

“含光君?”

“臣在。”蓝忘机微微颔首应道。

这位被称为含光君的仙君风姿卓然气度不凡,额上系着一指宽的云纹抹额,在一众仙家中出类拔萃,清俊的面容上却是一派肃然。

“此次本君命你去下界!务必将那魔头捉回天庭!”

“……是。”一向沉稳靠谱的含光君犹豫了片刻才应声,告退后转身离去。

蓝忘机退下后不久,天君就散了会。

众仙家退出大殿后开始议论纷纷:

“为何天君这次让含光君去?能捉回那魔头吗?”一个刚从仙山提拔上来的小仙君不明所以,还有些担忧。

“当然是因为含光君法力高强!又刚正不阿,九重天上除了天君就数他威望最高!天君自然是最信任他了!”

众人皆附议,不提。

另一边蓝忘机已经带着一群天君分配的兵将到了下界。

所谓下界,也就是人间,对比天界,故称为下界。

“好你个含光君!提了裤子就不认人了是吗?”魏无羡听说他要来抓自己,心里又酸又疼,却并没有逃走,只是质问他,“难道从前你与我都是逢场作戏,只为将我这个祸害人间的大魔头捉拿归案,以震你含光君铁面无私的威名是吗?蓝忘机!我看错你了!”

蓝忘机看着双目赤红的魏无羡,一言不发,倒像是默认了他的话。

魏无羡连连冷笑,往日缠绵的画面破碎在眼前,痛彻心扉。他闭眼摇头,“蓝忘机,是你负我!”

右手垂至腰间,抚上陈情,决定要与这个负心人决一死战。

蓝忘机也将指尖搭上琴弦,仿佛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。

可没有想到,在二人大战一触即发之时,蓝忘机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来,与魏无羡一起面向了天兵天将。

含光君是何等仙君?景行含光,照世如珠,竟然选择与夷陵老祖为伍。

莫说对面数万天兵什么表情,就连魏无羡自己也惊呆了,说话都说不太利索,“忘,忘机?原来,你没有负我……”

千言万语,无从解释,只有用行动来表达自己,蓝忘机只简单道,“站后面,有我在。”

“嗯!”魏无羡嘴上虽然笑着应下,身体却没有后退,反而与蓝忘机挨得更近了,也不忘在他耳边撩拨,“蓝二哥哥,你真好。”

魏无羡无比清晰地看到,他略微弯了唇角。蓝忘机,笑了。

魏无羡索性更大胆了,一把揽过蓝忘机的宽肩,遥遥看着对面云头上一群瞠目结舌的兵将,笑眯眯喊道,“喂!你们含光君已经跟我了,你们还要下来跟我们玩吗?”

对方只有二个人,一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,一位是法力高强的仙君,纵然数万天兵天将也未必能赢。

诸位兵将面面相觑,最终达成一致,灰溜溜返回了九重天。

“哈哈哈哈哈!真是胆小如鼠。”魏无羡笑得愈发放肆,直到蓝忘机淡淡回眸,才止住了笑声。

“含光君,你真的想好了要跟我走吗?”眼前的人与事都太美好,美好到不真实,所以想要再确认一遍,“你是高高在上的仙君,我是恶名昭彰的魔头。这一走,可就回不了头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啊?”魏无羡一愣。

“想好了。”蓝忘机盯着他的脸,将这三个字咬得无比清晰。

魏无羡哪里还能忍得住,一下子捧住他那张清俊的脸,踮起脚尖,结结实实亲了一口,尝到了味道就准备放开,谁知唇一沾上就分不开了,蓝忘机低下头,一手按住他的后脑,一手搂着他的细腰,将这个吻渐渐加深。

从此,二人相携游历四海,天上再无含光仙君,下界也再无夷陵老祖。

仙君依旧没有抓获老祖,却被老祖抓走了心。


【完】

【仙君依然没有抓获老祖】(上)


*清俊仙君叽×妖娆老祖羡
*ooc预警 文笔渣渣 梗估计也是旧梗
*新人初试忘羡文 大佬多多包涵

正文:

阴气森森的林子里笼罩着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氛。一个中年男子慌慌张张跑进林子,身上的名贵绸缎不知被何物撕扯至破烂,边跑边回头张望,满脸惊恐,仿佛被什么可怕的东西追赶。

跑得太急没留神脚下,冷不防被一物绊倒,摔了个狗啃屎,男子浑身颤抖站起来,回过头来,借着惨白的月光,定睛望去,渐渐看清了自己脚下的东西:

一具干枯腐败的尸身,不知从何处出现在了这里。

远处仿佛有笛声响起,伴随着诡异的调子,不紧不慢吹着。与此同时,那具干尸缓缓抬起手臂,指向前方惊恐瞪大了眼的男子。

“啊!!!啊啊啊!别过来啊!……”

男子已经吓得肝胆欲裂,双腿软得早就没了逃跑的气力,几乎直接瘫坐在了地上,浑身战栗。

干尸随着节奏一顿一顿动着,一寸一寸挨近频临崩溃的男子。

“……老祖……夷陵老祖……饶命啊……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笛声未歇,如泣如诉,由远及近幽幽传来。

月下一道黑影踏着断枝落叶,踩过斑驳碎影,慢条斯理地缓步而来。

来人身岸颀长,一袭暗纹黑衣,乌发只用根红色发带随意绑了上半部分,余下的松散垂落在瘦削肩头。一只手执着柄黑木笛子,另一只手抚着那端鲜红的穗子,有一下没一下把玩着。

待他停下来时,恰好月光透过树枝间隙洒在脸上,映出一张俊美苍白的面容,唇角勾起一抹诡异阴森的笑,教人不寒而栗。

正是夷陵老祖,魏无羡。

那人已经吓得快要晕死过去,忽然见天边一道白光乍现,竟是有仙人从天而降,他欣喜若狂,以为自己终于能获救。

谁料到哪仙人并没有采取行动,只是袖手旁观。

腐烂的恶臭近在身旁时,他才反应过来干尸已经趴在了自己背上,森然白骨手指贴在了他的颈后,只等夷陵老祖一声令下,就会刺穿血脉,自己将血尽而亡。

忽然,他无力倒了下去,一动不动。

仙人终于赶来,隔着一段距离沉声喊道,“魏婴!”

魏无羡早已注意到了蓝忘机,却偏偏装作才看到,抬首冲他展颜一笑,“呦!含光君。”

“你杀人了?”蓝忘机呼吸急促,与向来沉稳的样子有些不同。

“没有~他只是被吓晕了,你可别冤枉我啊~”魏无羡收起黑笛,满脸无辜,语气隐有撒娇的味道。

蓝忘机难得愣了愣,仔细一看才知道自己误会了,那个人没死,只是被活活吓晕过去。

仍是蹙起眉头,紧盯着魏无羡,语气缓和下来,“为何这样吓一个普通凡人。”

魏无羡不要脸的凑近他,扭着妖娆的身段,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,动作驾轻就熟,毫不遮掩,嘴里嘟囔着,“他本就不是什么好人,仗着官威作恶多端,我不过是激怒了被他害死之人的怨气,小小惩戒罢了,岂料他这般不经吓,可不是做贼心虚吗?”

蓝忘机没有推开他,反而顺其自然地把手搭在他纤细的腰上,蓝忘机轻叹一声,“凡人自有命数,你若总是插手,恐会遭到反噬。”

“忘机,有你在,我才不怕,嘻嘻~”老祖不害臊地在他怀里扭了一阵。

蓝忘机没有再说什么,虽然面无表情,手下却扣紧了他腰,不轻不重掐了一把腰上软肉。

“啊~”魏无羡忍不住喘息,身子仿佛软成一滩水,牢牢被抱在蓝忘机怀里,“蓝二哥哥都学坏啦,一点也不雅正,从前的正人君子去哪了呀?”

这声蓝二哥哥的撒娇味道极为明显,蓝忘机在克制的边缘勉强稳住,狠狠道,“早就不要了!”

语毕毫不客气地将怀中的人放倒,狠亲上去……


(拉灯后的一番不可描述之老祖又不要自己的腰了)
至于车?不存在的233(•͈˽•͈)

【未完待续】


甜甜的裂魂同人!
严重ooc,请勿上升真人!
如有雷同,纯属意外!
文字被屏蔽了,说是涉嫌违规……其实我jio得并没有……还是发图吧。随便看看就好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【裂魂】

根据魂姐姐十九号直播的这一段的脑洞
请勿上升真人,与三次元无关,纯属脑洞!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辞洛拉着魂总秀了一把他们的情侣装,公屏一下子炸开了。
七哥在一旁读着公屏大笑,“他们说老裂绿了哈哈哈。”
魂总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,其实这次北京的活动他本可以推掉的,只是……只是想到了心里的那个人也在这里。其实他是在赌气裂天一直没有联系自己,哪怕自己已经来了北京。
嘴上没注意漏出一句:不会的。
七哥笑得更厉害了,公屏上的评论也刷得很快,魂总垂着眼,不觉眼角发酸,那笑声格外刺耳,听着也讽刺。呵呵,他恐怕已经把自己忘了,哪里还会在乎自己。
脚上的步伐更快了,不知道在逃避什么。
七哥察觉到了他心情变化,体贴的跟粉丝们说了晚安并关了直播。
魂总让七哥先回去,自己在外面漫无目的的走着,也不知道要去哪里,心乱如麻。
最后看了一眼表,已经快11点了,他摇摇头,苦笑着往回走。
回到酒店时,他恍惚觉得有个黑影一直跟着自己,也没有在意,只当是住酒店的其他人,恰好跟自己同一层罢了。
到了自己房间门前,他拿出门卡解锁进去。
忽然,那个黑影冲了进来,不由分说地将门关上,反手将他压在了门上,低头用力吻住了他的唇。
魂总闻到了熟悉的味道,知道来人是谁,试图挣扎反抗却没能挣开,他吻了很久,久到快要窒息昏厥,才肯放开他。
魂总一把推开他,大口喘气,瞪着一双好看的眼,愤愤道,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
裂天目光定格在了他的T恤上,那跟辞洛的T恤相似的花纹样式刺得眼睛生疼。
深吸一口气,他苦笑,“你就当我是疯了吧。”
转身开门离去,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他的味道还有残余,魂总舔了舔唇,咽下却是满口苦涩。
辞洛察觉到动静,从屋里出来,看见他一个人失魂落魄地靠在门上,疑惑开口,“小魂,怎么了?”
“没事……”
他努力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,却不知自己这幅表情简直比哭还难看。
辞洛知道他心里想着谁,也知道他与自己不过是逢场作戏,只是心疼他这个样子。
……
第二天大早,魂总被一个电话吵醒,接过看都没看就想骂人,却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:
“魂,跟我一起住吧。”
这是什么意思,昨晚莫名其妙强吻自己,今天又是发什么疯。
刚准备装作不在乎的语气怼过去。
对方抢先道,“我开车来的,现在在酒店楼下,你收拾好就下来……”
顿了顿,“我们回家。”
魂总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爬起来,将窗帘拉开,果然看到了楼下靠在车旁,穿着笔直西装的男人。
他想要开口已经哽咽,“你……”
“是我不好,这段时间太忙忽视了你,我保证以后不会了,我们……在一起吧。”
原来自己想要的不过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魂总咬着唇,用力点头,“嗯!”
……
辞洛看着魂总奔向裂天离去的背影,心中不是滋味,自己始终无法取代他的,罢了,他幸福就好。
[完]

哈哈哈哈哈哈我实在看不下去魂总跟老爷的情侣装了,脑补了这个小短篇,顺便虐了一把老爷,文笔太渣,匆忙写的,不喜勿喷,谢谢大家!o((*^▽^*))o